标签存档: 母亲

我的母亲

前一阵子,二姐因为儿子学习成绩不好把家里闹得沸沸扬扬,一时责怪二姐夫和外甥 “懒得灭绝人性”, 一时把责任推托到我跟大姐身上:“我文化水平低,不会辅导小孩,你们是家里最有文化的人,你们要帮我啊!” 对此,我跟大姐的意见相当统一:“只要做好了母亲的本分,即使成绩不好,照样成才!” 能说这样的话,底气来自我的母亲,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人。

老妈今年67,属猪。我属蛇,今年25,晚生子,广东话俗语“落尾春”。体质不好,早衰,身体素质,样貌,智力都比不上我哥,但是我仍然骄傲于“落尾春”这个身份,因为我有一个勇敢的老妈。晚生子,其实在小孩的时候肯定是要被同学们嘲笑的,同学们的妈妈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,而老妈却比他们的奶奶辈也年轻不了几岁。所以从幼儿园能记清楚回家的路开始,我便不愿意老妈来接我,最夸张的一次是回家中途跑到姐姐单位,为的就是不和老妈一块回家。说来可笑,小时候犯的错,总是会在长大后不经意中发现,然后追悔莫及。中学的时候去看表姐,那时候她怀胎六月,刚刚出院回家。39岁,高龄产妇,强烈的妊娠反应让她连饭都吃不下,脸色总是铁青铁青的,看着让人心痛。心头一转,老妈当时的年龄比表姐还要大上几年,而且条件差多了(那个时候超生是需要东躲西藏的)。看着表姐痛苦的样子,我甚至不敢想像老妈当时的痛苦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才真正了解其实“落尾春”比其它人更有资格说自己是命运的宠儿,因为他们有个坚韧的母亲。

继续阅读 »